河北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现有确诊病例11例
来源:河北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现有确诊病例11例发稿时间:2020-04-04 11:28:40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他在文章中似乎想说,中国通报的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和致死率不真实,而且排除美国科学家的参与,导致美国早期忽视了这一病毒的严重性,而意大利、西班牙的数据才是真实的。他在这么说之前,为什么不去问问美国自己的科学家?美国许多医学杂志都有关于这个病毒的论文,而且我们还听说,不久前美国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方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3个月就向美国通报,因为那不符合事实。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三个月中国人民为了阻击疫情蔓延采取了多么严格的措施、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全世界都在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先生指出,正是由于中国采取了有力的干预措施,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数十万例感染。难道胡克斯特拉大使对这些真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被问到中国向欧洲疫情严重地区提供帮助的问题时,他竟然说,美国付钱给世卫组织,而中国毫无作为。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美国在拖欠国际组织会费方面的记录举世皆知,它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本该为人类多作贡献。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意与美国攀比,但从来都是认真履行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义务。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我们每年交纳会费5740多万美元,自愿捐款470多万美元。为抗击新冠疫情,中方还宣布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的额外捐款。全球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合作,主动向疫情严重国家(包括美国)提供大量支持和帮助,既提供物资支持,也分享抗疫经验,目的就是要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挽救更多的生命,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胡克斯特拉大使把中国的这些贡献说成为疫情“承担责任”,不知道是基于什么逻辑。如果是想说美国不需要得到中国的合作,请直说无妨。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中国驻荷兰大使馆4月4日消息,4月3日,荷媒《共同日报》刊登对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专访。胡在接受采访时公然污蔑中国,妄称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该大使观点毫无根据,逻辑更是极其可笑。我馆撰文予以严厉驳斥,全文如下:

奉劝胡克斯特拉大使务点正业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83人(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7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2人。